每月熱點
分享到

父 親

  作者:江 偉    來源:本站    2019-07-04   

昨夜,做了一個幸福的夢,夢了父親,夢中父親的精神狀態很好……父親走了已經三年多,走的時候也許依依不舍,也許痛苦不堪,但終究還是走了,而且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父親生于解放前,歷經了那個年代的各種苦難。他沒文化,無技術,一輩子土地打交道,只干得一手好農活。因弟妹眾多,他過早地用稚嫩的肩膀和奶奶一道,扛起了照顧整個家庭生活的重擔。在物質極度匱乏的年代,也是父親用勤勞的雙手開田拓地倚仗著土地的回饋養活著一家子。他對土地愛過于深沉,我每次回家他都向我表達著對現在年輕人不耕田、不種地的不滿和對大量土地荒蕪的惋惜和心痛,也恨自己的身體不爭氣,不然絕對不會讓自家的田地也一樣荒蕪。為此,大哥每次打工回家,也沒少受他數落。在父親的眼里世上只有兩種人吃國家飯的和農民。 “吃國家飯”的人,那都是有本事的文化人;農民就是搞農業生產的,必須得種田種的。他覺得年輕人眼前都在外面打工,但終究還是得回農村搞農業生產

由于不識字,哪怕一丁點需要動筆的事情,父親都得去求人幫忙,而那時農村需要動筆的事情又特別多,這給父親造成不小的困難和壓力,因為經常求人幫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于是父親特別尊重和羨慕有文化的,對他們畢恭畢敬,農忙季節里,在幫助過我們的文化人家田地里,父親也總是不失時機地出現,父親說欠人人情必須得還,而他能還的也就這點廉價的勞動力。他幻想著有一天,自也能出個“有文化”的,那樣就不用每次觍著臉去求人了。和大多數父輩們一樣,父親也很迷信,占卜算命先生的話篤信遠大于懷疑,對各路神仙大小菩薩更是虔誠。即使捉襟見肘,但每逢初一十五還是會買上幾刀黃裱紙和些許鞭炮去家附近的社廟供奉,祈求年歲風調雨順、五谷豐登,許下全家老少平安六畜興旺的為此沒少挨母親的埋怨和嘮叨,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不改初衷。我聽母親說出生時,父親照例拎了一斤冰糖和一瓶散酒去了先生里,讓老先生給我取了乳名,并他口中得知將來的我也許會有點“出息”。父親內心很是高興,加上后來我的“所作所為”更讓父親確信老先生的話,雖然我也僅僅只是一只井底之蛙。

求學的過程是艱難和曲折的,籌齊學費成為比填飽肚子更大的難題,大哥因此早早就輟學了從小學初中的幾年里我也因學雜費問題被學校或攆、或勸回家過好幾次。也許是太相信老先生的話,也許是吃了太多沒有文化的苦,每次父親都窮盡辦法,在他不懈地“努力”下,我又陸續得以走進校園繼續學習現在回想起來,也許得感謝老先生當年或恭喜或奉承的一句話。但我知道,其實父親心里比誰都敞亮,他用窮盡所有得付出堅持,就是表達對我的愛。在等待返校的日子里,我只能幫父親放牛,平時假日里多數時間也是在幫父親放牛以至于后來的日子里對牛有好感。牛是很有靈性的牲口,和它一起久了,感覺它看你的眼神都是溫暖的。相對于我對牛的好感,父親對的好讓我心生嫉妒,如果哪天回家早了,牛沒吃飽,平時很少罵人的父親就會罵人。尤其受凍挨餓的冬天里,父親給牛吃的比我們的伙食好。后來終于知道那時候在農村,一頭健康的耕牛是家庭的主要勞動力,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某些時候牛孩子比起來,反倒是孩子稍顯沒那么重要了。我們小時候生病,沒有去醫院的概念,幾乎都是找赤腳醫生或者利用一些上輩人傳下來的偏方進行醫治,治愈率可想而知,因此哪家夭折一個孩子也沒見得有多少悲傷或多大的事,但要是誰家沒牛那感覺天都要塌下來了,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相對于買頭牛來說,生養一個孩子還是要輕松許多。理解了父親對牛偏愛,而且我們家還是一頭會下小牛犢的母牛,家里的田地、我的學雜費……都得靠著它,是真的不能失去它。

父親一生為人謙卑,老少無欺,做人做事處處擔著小心,寧可吃虧,不與人爭,是眾人眼里不折不扣的老好人但我總認為他的“謙讓”是與生俱來的,但是“卑下”卻總顯得有些無奈。父親一輩子值得驕傲和自豪的事情不多,算起來也就兩件:一是八十年代初,白手起家為我們建造了幾間遮風擋雨的房屋,這在當時是很了不起的事情。記得母親說當年分家的時候,我們一家四口就擠在兩間小偏房里,一間廚房加餐廳,一間休息堂屋算正屋,是和叔叔家共用的,而因此也避免不了爭吵磕碰,于是父親決定幾間新房父親白天外出干活,晚上借著星光和月色趕制建房原料,雖然山上農村不通電,但是的月光溫柔又明亮,給父親制磚提供了極大的方便。父親將切割好的稻草段均勻灑在黃土上,然后用鐵鍬將稻草段和黃土充分的翻拌均勻、澆上水、趕著牛、伴著月光,不知疲倦地轉了一圈又一圈,直至黃泥變得成熟有粘了,父親拿茅草將它蓋好然后開始制作磚坯經過陽光暴曬,干透了,磚也就結實了。父親就這樣憑一己之力,不分日夜不辭辛勞,終于建房的主要材料都備齊了,他拿出家里僅有的五十元作為啟動資金開始了建房行動。因為父親良好的人緣和口碑村里很多的鄰居都的幫襯,六間新房終于建成了我們有家了,全家人都很高興這一年父親四十歲。后來父親經常我說,能夠真心幫助你的人,那都是你生命中難得的貴人,一定得記住他們,并且要懂得感恩報恩。父親所說的那些“貴人”的名字很早地就刻在了我的心里,而且時常想起,生怕忘記了,每次遇到他們,我都表現出滿滿的敬意和深深的感謝,直到現在我還會常常想起他們。另一件讓父親自豪的事情就是信了老先生的話,培養他眼里的文化人,實現了他的愿望,這足以讓他揚眉吐氣,他對文化人的要求實在是太低了。

我和父親見面的機會越來越少,電話逐漸成了我溝通交流的主要方式。每次通話,父親話都不多,我明白并不是他不想多說或者沒話說。在父親的眼里,電話神奇的一件事,但也是很費錢的一件事,每次只要母親電話里家長里短說個完的時候,父親就會在旁邊不停提醒可以掛電話了。父親一天天老,身體也每況愈下,聽力變得越來越差,后來的通話很難在一個頻率上了,基本上都是他講他的,我講我的主要母親幫忙傳遞父親一生節儉樸素得有些苛刻,但只要是能夠給我的他都會毫無保留,而且不求回報,也從不主動向我提要求,即使當病痛纏身的時候,他也盡量不給我們增加麻煩,每次我稍微為他做點什么,他都很感動,眼神里流露出的全是感恩戴德,這讓我心里非常難受

終究還是拗不過病折磨,父親走了,或許帶著遺憾,也許帶著滿足,這些我都無從知曉了……只愿今夜的夢里依然有您,讓我再叫您一聲——父親


版權所有:浙江省第十一地質大隊 備案號: 浙ICP備16006943號 CopyRight? 2018 11th Geoloyteam Of Zhejiang Province All rights reserved.

浙公網安備 33030402000285號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